<em id="htxfq"></em>
  1. <dd id="htxfq"></dd>
    <rp id="htxfq"><object id="htxfq"></object></rp>

      <dd id="htxfq"></dd>

      <tbody id="htxfq"><track id="htxfq"></track></tbody>
      <dd id="htxfq"></dd>

      <button id="htxfq"><acronym id="htxfq"></acronym></button>
    1. <th id="htxfq"><pre id="htxfq"></pre></th>

      行業聚焦

      “鬼城”“睡城”敲警鐘:新型城鎮化需產業化支撐

      發布時間:2014-05-05被閱次數:15823 來源:中華建筑報

        日前,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調查顯示,我國90%的地級市正在規劃新城、新區,部分城市新城總面積已達建成區的7.8倍,空城、“睡城”等現象頻現。


      在我國城鎮化發展過程中,新城、新區建設是一個重要標志。從京、津、滬、穗到其他一些省份,這些年的“造城運動”可謂進行得如火如荼。但隨之而來的是,一些缺乏產業支撐的新城、新區的資源配置不合理問題日益凸顯。


      新型城鎮化是否等同于“造城運動”?該怎樣解決城鎮化與產業發展脫節、新區服務業發展低下等問題?


      “新城熱”致“鬼城”“睡城”頻現


      據了解,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課題組2013年調查了12個省區的156個地級市和161個縣級市。調查發現,90%以上的地級市正在規劃建設新城、新區。此外,12個省會城市一共規劃建設55個新城、新區,其中一個省會城市要新建13個城區。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的主任李鐵曾公開說,在我國城市老城區容納力有限的情況下,新區建設出現了服務業發展低下、可持續發展機制不足,以及空城、“睡城”這樣的一些現象?,F在,“新城熱”正在從省會城市向地級市、縣級市逐漸下移,縣域及開發區內新城建設也在逐步升溫。


      據了解,目前“鬼城”在國內蔓延之勢愈演愈烈。內蒙古鄂爾多斯因房地產泡沫陷入了“鬼城”的尷尬境地,外界普遍認為這是其城市擴張過快惹的禍。但鄂爾多斯僅是“鬼城”現象的一個縮影。在“鬼城”排行榜中,除內蒙古占有多席之外,江蘇、河南、湖北、遼寧、云南等省均有城市上榜。相關資料顯示,僅2013年國內就出現了12座新“鬼城”。在這些新“鬼城”內,多數樓房空置率極高。


      山東省乳山市,幾年前就曾以開發銷售海景房火暴全國,掀起了外地消費者購房、搶房的熱潮。當時這個名噪一時的海濱城市鉚足了勁搞開發,地產造城使得該市短期內涌入了一大批主打休閑、養老的地產項目,樓盤也出現扎堆建設的情況。然而,對于該市海景房的入住率,官方并沒有給出一個權威的統計數字。但據媒體統計報道,每年冬季,該市部分新建住宅小區的入住率不足5%,再加上配套設施不健全,人氣相當低迷。


      不過,與“鬼城”截然相反,“睡城”的夜晚則極具人氣,但是這種繁華也是短暫的。由于“睡城”與主城區的距離較遠,大部分上班族都是回家洗洗就睡的節奏。


      在一線城市中,上班路上耗時長已經是一種普遍存在的“城市病”。以河北三河市燕郊鎮為例,高房價與限購政策的實施,使得數以萬計的北京上班族選擇和北京城郊接壤的燕郊鎮作為置業之地。由于燕郊鎮沒有地鐵、輕軌,居住在該鎮的北京上班族只能依靠擁擠不堪的公共汽車出行,過著“朝五晚九”的生活。


      在北京,被戲稱為“睡城”的還有天通苑和回龍觀。“像北京的回龍觀,在30萬人口的新城區里就業崗位很少。大部分人早上涌到老城里來,晚上又涌回新城,造成巨大的鐘擺式城市交通。實踐證明,這類新城是失敗的。”住建部副部長仇保興近日在一次講話中如是說。


      對此,中國產業集聚研究專家楊建國分析說,目前中國的城鎮化存在著諸多的不協調。有官員就曾經形象地指出,走了一城又一城,城城向歐洲;走了一鎮又一鎮,鎮鎮向非洲。這句話釋放出的信號是,城和鎮之間的落差非常大,“鬼城”與“睡城”出現的原因就是產業和人口布局的不合理。


      產業支撐喚醒“睡城” 人口集聚避免“鬼城”


      那么新型城鎮化如何發展才能喚醒“睡城”,避免重走“鬼城”的道路呢?


      楊建國認為,新型城鎮化不能孤軍深入,只發展房地產,還需與工業化、信息化和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工業化是發展的動力,農業現代化是發展的根基,信息化為發展注入新的活力,而城鎮化是載體和平臺,發揮著不可替代的融合作用。我國城鎮化應該走產業集聚之路,以產業為支撐,集聚人口、產城互動,新型城鎮化才有出路、有活力。


      對于產業集聚的理論,楊建國解釋說,所謂的集聚,就是指企業(項目)集中布局、產業集群發展、資源集約利用、功能集合構建。“除了這‘四集’之外,產業集聚區還有一個顯著的效果,那就是‘一轉’,即農民向城鎮轉移。”楊建國說,“產業、人口和新型城鎮化是個鐵三角,缺一不可。而產業集聚區將這三者很好地結合起來,并形成了良性互動。”


      談到集聚人口,楊建國表示,推進產業集聚區建設,發展主導產業,需要大量產業工人。而集聚區內產業集中、人口集中,又需要大量的服務業從業人員。這樣,大量勞動力就可以從農村轉移到產業集聚區內的企業做工,或者從農業轉移到非農產業,從而加速了人口集聚。


      楊建國說,城鎮化的道路注定是不平坦的,但應該把居住、商業、行政的基本功能定位為主體。產業聚集是保持城市活力的重要因素,必須進行科學合理規劃,兼顧歷史、文化、人文等因素。


      對于“鬼城”“睡城”的頻現,經濟學家陶永誼認為,這說明中國政府目前還在強調經濟轉型。“這一點無可厚非,但我國沒有找到符合轉型方向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城鎮化固然是未來經濟發展的動力,但如果依然按照傳統的思路和舊的思維定式,城鎮化并不能解決可持續發展的課題。”陶永誼說。

       

      陶永誼認為,為避免重蹈西方城鎮化的老路,中國應開展生態城市的建設,以此帶動新興產業的發展,形成新增長極。要將城鎮化和產業布局結合起來,中國必須在新一輪的城鎮化過程中,尋求到屬于自己的產業布局模式,做強優勢產業,做活新興產業,拉長產業鏈。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副研究員、規劃研究部主任文輝認為,新型城鎮化的實踐,適合中西部地區。新城鎮化核心是人,但是要避免有業無城,有城無業。關鍵是產業的選擇,產業規模、層次和水平決定城市規模、功能和檔次。新城鎮化產業不一定是工業化,第一、第二、第三產業要聯動。重點是規劃定位,思路決定出路,高度決定深度,格局決定結局。


      文輝認為,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規劃是政府行為,產業則具有市場規律。此外,服務業發展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關鍵。城鎮化能促進服務業發展,擴大內需,釋放消費潛力。服務業有利于創新發展,但也要注意防范風險。


      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綜合交通研究院院長張國華則認為,過去城鎮化重在建房子式規模擴展,輕在把握產業發展規律。特別是在城市交通上,強在以車為本建設道路組織城市,弱在以人為本組織客貨流高效運輸。未來新型城鎮化應以低碳高效交通為主導,發展綜合交通,組織好城市空間和產業空間,全面提高生產率、增強競爭力。


      “產業的升級轉型和空間轉移是與城鎮化發展、綜合交通體系的建設相伴而生、相伴而行的,根本上是遵循市場‘那只看不見的手’來主導經濟規律。產業空間布局均與交通網絡區位、重大項目的安排之間具有緊密的關聯機制。沒有哪個地區是按照政府‘那只看得見的手’所主導的產業規劃去發展的。人口的流動、產業的變遷是重塑城鎮空間的關鍵力量。”張國華說。


      走綠色生態產業發展之路我國城鎮化的發展,需要什么樣的產業?陶永誼說,中國的城鎮化不能再走傳統的建設后再治理的老路,而是應該在一開始就明確環保的理念和標準。他建議,政府應該在全國有代表性的地區建立試點,確立生態城鎮的標準,以便在更大的范圍內推廣。“比如,現在國家倡導的環保材料就比傳統材料成本低、保溫好,還防火。城鎮化正是這些產業發展的契機,可以大力提倡。”他說。


      據了解,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規劃及中央和地方的配套支持政策確定了7個領域(23個重點方向),分別為節能環保、新興信息產業、生物產業、新能源、新能源汽車、高端裝備制造業和新材料。


      陶永誼建議,我國利用現有生態技術,完全可以建立環境友好型的新型城鎮。“可惜的是,有幾次良好的切入點讓我們白白錯過了。一次是汶川地震災區的重建,一次是新農村建設。生態城鎮化不能再一次與我們擦肩而過。”他說。


      在陶永誼看來,中國生態城鎮化建設之路是中國綠色生態產業化的經濟建設新路。中國新型城鎮化建設不要“大躍進”,而是既要積極,又要穩妥;圍繞改善民生、修復生態、促進經濟發展、拓展內需市場等規劃進行建設;拉動中國工業生態產業化沙漠綜合治理大生態系統工程建設,造福全國人民。


      他表示,把我國目前的節能環保技術,加以整合運用,可以滿足建立一個能源自給化、垃圾資源化、排放無害化的完整的環保城市的需要。如果能在各個不同地區建立示范城市,取得經驗,加以推廣,中國的城鎮化將會走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這種方式一定比先建傳統化城市,再加以改造的成本低,對中國的結構轉型也是一個促進。


      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研究員馮奎認為,城鎮化會消化一些產能,但也會創造一些新的需求。“城鎮化能夠緩解有些領域的產能過剩,比如鋼材、水泥等,還可以為綠色、新型、環保材料等行業創造新的需求。


      馮奎認為,從城鎮化發展的過程來看,發展階段的特點就是大量進行基礎建設,并提供公共服務,這是政府和企業投資的重點。但是隨著城鎮化的進一步發展,未來的投資重點會轉向軟環境的改善。經歷過大規模地建設保障房、鐵路等的階段之后,一定會過渡到依靠城市的消費、服務來推動城鎮化的階段。所以,在未來的一二十年中,我們的投資重點可能還是基礎設施建設,但過了這個階段一定會發生變化。


      “新型城鎮化道路對建材、設備等行業都提出新的要求,這些要求需要新的產業結構來適應。如果這些行業沒有好的調整思路,就容易出問題。如果借城鎮化之機盲目擴大某些瀕臨淘汰的產能,就會出現舊的危機沒有化解、而新的矛盾又在加劇的情況,所以要發展綠色、新型產業。”馮奎說。

       

      如需轉載請簽注以下信息:
      文章標題:“鬼城”“睡城”敲警鐘:新型城鎮化需產業化支撐
      文章鏈接:http://www.respectedpsychics.com/index.php/Home/article/detailPage/parentID/1480/cat_id/1484/artID/3242
      中國|智慧城市|智能建筑|建筑節能|系統集成|解決方案-延華智能


      [上一條]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規劃獲批
      [下一條]工信部:智慧城市核心是大數據
      成員單位
      東方延華
      武漢智城
      海南智城
      延華高投
      成電醫星
      荊州智城
      投資者關系
      信息披露
      問答專區
      投資者專線
      人才信息
      人在延華
      人才戰略
      人才招聘
      新聞與觀點
      延華新聞
      媒體報道
      行業聚焦
      站內鏈接
      關于延華
      聯系我們
      合作伙伴招募
      網站地圖